2014年,我國高校畢業生就業人數達到727萬,比去年增加了28萬,畢業生就業壓力進一步加大。與此同時,我國大學生創業比例僅為2%左右,遠低於發達國家水平。為進一步增強大學生的創業意識和創業能力,我國出台了“大學生創業引領計劃”多項政策措施。在涌動的創業大潮中,一批敢為人先的大學生邁出了創新創業的步伐,追逐自己的夢想,北大碩士張天一就是其中的一個——
  “當初我用大概10萬元錢,創造了‘伏牛堂’這個品牌,大半年過去了,伏牛堂的估值已達數千萬,我們賣掉了11萬碗常德牛肉米粉。把這些米粉的長度接起來,大概能繞北京六環一圈。”
  12月2日晚,北京大學英傑交流中心。畢業5個月後,24歲的張天一重回北大,與大家分享他的創業心得。他的穿著一如既往:印有“霸蠻”字樣的黑色上衣、軍綠色褲子、一雙系帶靴。
  北大金融法碩士、2014年應屆畢業生;湖南常德牛肉米粉經營者、北京伏牛堂餐飲文化有限公司CEO——“碩士賣粉”,看似反差強烈的標簽,讓這個喜歡被人稱為有“匪氣”的90後青年成為了話題人物。在已經到來的這個12月,據說又有3家伏牛堂新店即將開業。
  在創業之路上,張天一和他的小伙伴們聽到了很多掌聲,當然也有不少質疑。
  1人生可以多一種選擇
  12月2日上午10點,記者在北京朝外SOHO的伏牛堂見到張天一時,他正在面試當天的第三位應聘者。與傳統意義上的正襟危坐不同,雙方坐在餐桌旁聊工作、聊星座、聊愛好,聊完了還要互相掃一下微信。然後,張天一問:“吃飯了嗎?要不要嘗一碗我們的米粉?”
  這是一個敢於打破常規的青年。
  考研成績專業第一、北大“演講十佳”、辦過高校巡迴演講、寫了兩本書、知名律師事務所實習經歷、上過多檔電視節目……按照大多數人的人生設定,儘管今年有727萬畢業生,張天一的這份簡歷應該也可以讓他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他偏偏不按常理出牌。2014年4月4日,張天一和3位小伙伴在北京環球金融中心地下室的一個拐角開起了一家30平方米、“比路邊攤好一點”的牛肉米粉店“伏牛堂”。
  “剛畢業的時候,同學們都在收各種高大上的錄用通知,我卻拿10萬元開了一家小店。說心裡不慌,那是假的。”張天一坦承,當時有困惑,也有心理負擔,碩士賣米粉,怎麼跟老師、朋友、周圍人說?他為此幾宿睡不著覺。
  張天一說,一路走來上的都是名校,有時會帶來負擔。大學畢業了,要麼去最好的企業、最好的機關,要麼出國。“20歲的人生本該是道開放式的問答題,為何現在被做成了出國、考研、找工作三選一的選擇題?”
  他的困惑,在看到一張宇宙星圖時豁然開朗。當鏡頭拉遠,地球也只是浩瀚宇宙中的一粒微塵。一個人的煩惱,取決於他的格局和視角。格局越大,煩惱越小。“有什麼東西可以大過一個年輕人的夢想?沒有!”
  張天一說,當所有人都去擠僅有的幾個選擇時,卻有大把的工作沒有人做。“就好像國貿是個好地方,大家都想去,可更有可能的結果,不是大家都到了這個好地方,而是都堵在了通往好地方的路上。”創業,可以滿足他對自由自在生活的嚮往。這不是被動的生存選擇,而是對生活方式的追求。在他看來,這也是自己與十年前那位畢業後賣豬肉的北大師兄的本質區別。
  有人質疑,北大碩士賣米粉是不是資源浪費?張天一有自己的理解:大學最首要的目標是培養健全的人格,讓文科生有人文情懷、理科生有科學精神。
  目前,我國大學生的創業比例僅為2%左右,遠低於發達國家水平。在張天一看來,創業本身有風險,越早創業,試錯成本越低。年輕人最重要的不是安穩的工作,也不是錢,而是能不能在精力最好、求知欲最旺盛的時候,以最快的方式獲得對世界的認知和積累。“如果說人生有兩條軸,橫軸代表人的廣度和經歷的豐富程度,縱軸代表人一生所專精的事業和領域。我始終認為,在年輕的時候,人應該擴展自己的橫軸,多嘗試,這樣才會更加明白應該從橫軸的哪個點拓展縱軸,最後走對自己的路。”
  張天一說,當社會不再炒作“北大學生賣豬肉”、“清華學生當保安”,開始尊重每一種生活方式和每一個職業崗位時,我們的社會才算是一個正常的社會,很多的問題才會迎刃而解。
  2乾別人沒乾過的事
  選擇牛肉米粉作為創業項目,張天一是經過深入分析和調研的。
  首先,這是家鄉的味道。米粉,遍佈常德的大街小巷。其準備工作主要在前期,牛肉、牛骨湯要提前約10小時熬制好,等到真正操作的時候,全過程不超過30秒,某種程度上具備了標準化操作的可能性。而雕爺牛腩、黃太吉等餐廳的成功,也給了張天一很大的鼓舞與啟發——餐飲業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有很大潛力可挖。
  張天一回憶說,為了拜師學藝,他和合伙人走街串巷,吃遍了常德的米粉。隨後,他們又開始進行標準化提煉:用小秤一勺一勺地稱量每種配料的分量,又通過常德餐飲協會邀請到當地最有名的幾家米粉店的主廚品嘗,最後才製作出產品配方。
  “那時候我有個諢號叫‘阿香婆’”,張天一笑著說,創業之初,店里的牛肉都是自己炒制的,每天要忙到深夜,衣服上充滿了牛肉味兒,右手也變得格外強壯。
  就在張天一創業後的1個多月,國家出台了“大學生創業引領計劃”,鼓勵和支持更多的大學生創業。“碩士粉”的故事被報道後,張天一成了媒體和大眾追捧的對象。慕名而來的顧客蜂擁在小店中,以至於不得不限量銷售。
  6月25日,第二家“伏牛堂”開業,面積擴大到180多平方米。
  6月27日,北大法學院畢業典禮倒計時的前一天,張天一獨自一人,在店里盤點了創業以來所有的營業數據。1.4萬碗!“這樣一個數字,讓我知道,至少有些東西是踏踏實實的。”他立下了一個目標:到年底賣出10萬碗粉。11月中旬,目標達成,比他的計劃提前一個半月。
  還有更多計劃外的收穫。
  張天一告訴記者,當初他用聚美優品上市的故事激勵小伙伴們,沒想到2個多月後,自己也得到了徐小平的天使投資。“我們站在徐老師家的窗邊,看著國貿的車水馬龍,覺得創業這件事太奇妙了!”
  目前,伏牛堂已獲得來自險峰華興、IDG資本與真格基金的投資。米粉已經放到中央工廠生產,團隊人數達到30多人,而且還一直在招攬人才,為今後擴張做好儲備。
  在創業帶來的奇妙“化學”反應中,政策、市場無疑是催化劑。“我這樣的例子,只有在這樣的時代才能出現。”張天一認為,今年是中國創新創業環境最好的一年。一系列促進創新創業的政策陸續出台,在市場上,也有越來越多的投資機構、投資人開始將資金投向創業企業。
  “順勢而為,在對的時機做對的事很重要。”張天一說,過去一提創業,人們腦海裡浮現的就是個體戶單打獨鬥,但是現在大家會覺得,創業是一件很時髦的事情,就像上世紀90年代的下海潮。
  大學生創業,沒有經驗怎麼辦?張天一卻認為,沒有經驗恰恰是90後最大的優勢。在與青年創業者的交流中,他發現,90後創業更看重自我價值的實現,願意做別人沒做過的事。“我們做的是增量市場,而經驗適用於存量市場,反而可能會成為束縛。”
  對於張天一和他的團隊來說,創業除了帶來財富上的增值,更大的改變來自精神層面。“創業經歷的事情,可能在職場上需要好幾年才能按部就班地接觸到。現在短時間內就體會到了,這感覺真的很棒!”
  在創業過程中,90後的小伙子們和賣菜阿姨、垃圾房大叔、保安打起了交道。“我很高興走出校門後,沒有進機關,沒有進寫字樓,沒有站在一個很高的視角俯視這個社會。在這個通常被認為是最普通的行業,我明白了,對絕大多數人而言,他們需要的不是被改變,而是尊重和理解。”張天一告訴記者。
  3做受人尊重的企業
  在伏牛堂,記者在就餐時間並未看到預想中的火爆場面。張天一告訴記者,以前那種火爆的場面是“不正常的好”,現在才是立得住的“正常的好”,目前每天單店的流水在8000元到1萬元之間。他說,創業最忌諱的是“成功者心態”,尤其是餐飲行業,更要穩扎穩打,在沒有準備充分的情況下瘋狂開店、瘋狂加盟是比較危險的。“伏牛堂的實體門店數量只要保持在一個能夠承接住品牌影響力的範圍內就好。”
  “半年前,我們只是一家小店,現在我們已經成為一個公司。”張天一說,伏牛堂正在形成自己的企業文化,並明確了發展願景,那就是,“不做中國的肯德基、麥當勞,而是要做一家受人尊重的餐飲企業。”
  有很多人認為,伏牛堂是一家擁有互聯網思維的餐飲企業。張天一對此並不認同,“互聯網只是手段,我們只有一個思維,就是人文思維。”體現在工作中,就是以人為尺度,讓一切變得更好玩兒。
  伏牛堂的員工,幾乎全是90後,他們一半是大學生,一半是進城務工人員。怎麼激發他們的工作熱情?張天一將工作流程游戲化,給每個工作任務設定經驗值,員工完成任務後可以獲得“牛幣”,用來換假期或向老闆提要求。以前沒人願意乾的活,現在大家都搶著乾,張天一說,這證明游戲管理法起了作用。
  在伏牛堂的收餐臺上,記者看到了一張環保行動卡片。顧客用完餐,如果自己收碗,並將垃圾按照殘湯、塑料碗、筷子廢紙的順序分類投放,每次消費後蓋一個章,蓋滿10次,可以換價值128元的“霸蠻衫”一件。這款為員工製作的服裝,大受顧客歡迎,僅一個夏天就賣出了1000多件。
  今年7月,伏牛堂以漫畫的形式,將牛肉粉的配方在微信上公開。“沒有人像我這樣賣米粉。”張天一說,“為什麼敢這麼自信地公開配方,是因為我們真正的核心競爭力不在這張小小的紙片,而在開業以來積攢下來的幾個微信群、幾個QQ群的忠實顧客。”
  在伏牛堂的商業模式里,通過問卷調查和支付入口端的數據採集,他們還原出了忠實顧客的“肖像”:來自湖南及周邊省份,70%以上是女性,85後占81%。米粉就像一個引流器,將這些群體特質非常突出鮮明的人吸引聚集到了一起。
  於是,就產生了“霸蠻社”——一個在京年輕湖南人的樂活空間。“霸蠻”是湖南方言,湖南人用“吃得苦、耐得煩、霸得蠻”來形容自己的精神特質。在霸蠻社裡,沒有老闆、顧客、服務員的“標簽”,大家一起讀書、看片、賞曲、吃飯、做公益,一起出去玩。玩著玩著,有的顧客變成了員工,有的員工離職後,依然活躍在霸蠻社。
  “我們的米粉是起點,而不是終點。”張天一認為,小眾生意做到最後不一定小眾,而是將成為某一類消費人群的入口。通過大數據挖掘的方式,可以製造一些吃粉之外的消費場景。“伏牛堂真正好玩的地方就在於我們有很多的想象空間,具體說,我們也不知道未來會成為什麼,只是希望做出靠得住的米粉,這樣,我們才有資格去探索未知的方向。”
  在北大的演講結束時,張天一充滿激情地誦讀了他創作的《粉拿之歌》,他說自己非常喜歡這首歌,希望和大家一起分享:“我追夢而來,勇猛無畏,我與兄弟姐妹們攜手共進,我精神抖擻,征服高山大海,以伏牛堂之名永不退縮,以伏牛堂之名完成使命;以伏牛堂之名衝鋒在前。”
  追夢!追夢!青春正好!
  (原標題:創業的感覺很奇妙)
創作者介紹

鈴木

dy19dyds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